• 考古印证史书记载:曹操墓被拆到底谁干的? 2019-04-05
  • 搞市场经济轻松,让市场自己调节,管什么?不过到了别人不卖给你时,才明白什么是市场经济。 2019-04-05
  • 珠海银隆IPO终止,格力造车梦终结? 2019-04-01
  • “深海勇士”号总设计师胡震:“奋斗是科研人员的本分” 2019-03-15
  • 第1章 卖妈咪喽

    更新时间:2018-04-16 11:27:43 作者:陌上杨柳 字数:2940

    F国市中心的高级餐厅。

      穿背带裤的小笼包一本正经的坐在座位上,悬着一对小肉腿,奶声奶气的问楚橙,“妈咪,我可以点菜了吗?”

      楚橙满眼宠溺的看了儿子一眼,将菜单递给他。

      看着儿子胖乎乎的笑脸,一阵满足涌上心头,似乎暂时忘记了今天橙花海被人收购引发的不快。

      橙花海是她经营的一个手工作坊,专做橙花精油与纯露。

      “南非龙虾芒果,香草牛排,烟薰鳕鱼,牛油果虾仁沙拉……”小笼包胖胖的手指戳着菜单,一个一个认真的念道。

      儿子认真点菜那无忧无虑的神情,让楚橙不禁有些发呆。

      小笼包将肉呼呼的小手搭在桌边,发现身后的妈咪默不作声,不禁抬头看了楚橙一眼,道,“妈咪,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没事?!?

      楚橙将失神的视线收回来了,一脸堆笑的望着儿子,抬手摸摸他的草盖头道,“今天学校里有没有发生有趣的事情?”

      “没有,学校好无聊。妈咪,我上个卫生间?!?

      小笼包无趣的撇了撇嘴巴,小肉腿从椅子上一下子溜了下来。

      楚橙起身,想带他去男厕。

      小笼包却留给了她个后脑勺,朝她直摆手道,“妈咪,这地方我很熟,不会迷路的,不用跟着我啦!”

      看着儿子人小鬼大的模样,她不禁失声一笑,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。

      ※※※

      小笼包一路窜向男卫生间。

      男卫生间里很安静。

      站在水槽前,他去解背包裤,结果却发现扣子被挂住了,怎么解也解不开,一大泡尿憋得他的小脸通红。

      正在这时,着一身昂贵黑色西装的龙啸渊走了进来。

      这么个胖乎乎,又可爱的小肉包站在尿槽前使劲的脱扣子,他自然一眼就看到了。

      本来以他的性子,是不会多管闲事的。

      可看到这小肉包,不知怎么的,他的心中却是勾起了一种莫名的情绪,上前一步,伸手就将小笼包的扣子轻松解了下来。

      小笼包顿时如释重负,感激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,长长呼了一口气,赶紧拽下裤子,撒欢似的尿起泡泡来。

      这泡尿拉的超级顺畅,哗啦啦的水流声冲在尿槽里,尿花四溅。

      也许是憋得太久了,这泡尿有些长。

      小孩子总是没什么耐性,于是他一边放水,一边无所事事的东张西望。

      微一斜眼,小笼包突然看到了让他很是惊讶的东西,一边皱眉一边嚷嚷,“伯伯,你的羞羞怎么又黑又皱的?太不讲卫生了吧!”

      黑?

      皱?

      龙啸渊乍一听这两个字,脸忍不住一沉,可他再一扭头看到身边这稚气的萌娃,还是耐心的回答道,“以后,你的也会这样?!?

      “谁要这样,又黑又皱,丑死了!”

      “看看,我的白白嫩嫩,比你的好看多了?!毙×嫡?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羞羞,鼻子哼了一声,一脸嫌弃。

      “不讲卫生,还找理由,而且脏得都长头发了,也不去剪剪?!?

      龙啸渊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了,于是一张脸也就更沉了。

      “看看,你羞羞上的头发,和你的胡子长得快差不多长了。你也太不讲卫生了!”小笼包鄙夷的瞅了眼龙啸渊,然后又刷的扭过头去撒泡泡。

      这一来一去,让他他有些小得意。

      加上那小身板一扭一扭的,说不出的滑稽。

      不过很快,就乐极生悲了。

      就在他快要小解完的时候,搭在小肩上的背带却突然啪的一声掉下了来,那金属扣儿正好就砸在他的小羞羞上……

      “呀,好疼?!?

      小笼包的脸瞬间就变了,撒得正欢的泡泡也嘎然而止。

      尿花将背带打湿,甩动起来,就像移动的水枪,四处洒尿。

      小笼包嫌弃的抬手一甩,结果胸前背带上的尿液一下子就甩在某人的外套上……

      这……

      知道自己干了坏事,小笼包迅速低下头,“伯伯,对不起?!?

      龙啸渊原本就深沉的脸,此刻彻底黑了。

      一向有洁癖的他,强忍着暴走的怒意,声调不由自主的高了起来,“你的羞羞有问题,也不能到处乱尿吧?”

      “伯伯,我真不是故意的!”

      毕竟是小孩子,知道自己闯了祸,一下子有些胆怯了。

      他再抬头偷瞄了一眼……

      完了,这外套在商场高档男装店见过,好像好贵的样子,该怎么办呢?

      小笼包胸口瘪了又瘪,声音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嚣张。

      “伯伯,我……我会想办法赔偿你的?!?

      见小笼包这怯生生的模样,龙啸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

      他自然不会真跟小孩子过不去,只是脸上还是一副阴沉的模样,默默穿好裤子,直接将外套脱了下来。

      龙啸渊上前一步,双眸犀利的盯着小笼包,“你想怎么赔偿我?”

      这声音很冷,寒气直冒的那种。

      不过小孩毕竟是小孩,加上他对龙啸渊天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,倒也没之前那么害怕了。

      他眼睛微微一转道,突然哈哈笑道,“我有一个补偿你的办法?!?

      龙啸渊眯眼看着他。

      “我妈咪很年轻,也很漂亮?!迸菖菀丫虿怀隼?,小笼包只得将裤子提上,很认真的仰头对着龙啸渊说道。

      一听到这个,龙啸渊的鼻子差一点气歪了。

      这娃……是打算把自己妈咪给卖了的节奏吗?

      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会养出这么个极品!

      龙啸渊冷哼一声,将小笼包悬空拎了起来,他瞪着这个人小鬼大的孩子,寒声道,“我对你妈咪不感兴趣!”

      “我妈咪真的很漂亮啊,还会做香喷喷的东西……咳咳咳,伯伯,能不能先放下我,你快勒死我了?”小笼包被他拎着,衣领子勒得他小脸通红。

      不过,他确实感觉到眼前的伯伯生气了。

      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,龙啸渊将小笼包轻放到地上,斜睨着这个孩子。

      眼睛很大,草盖头很光滑,黑漆漆的,长得很招人喜爱,不过自己对孩子不感冒,而且他也不可能和这么个孩子一般见识。

      望着龙啸渊这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,小笼包脑子突然灵光一闪。

      “对了!”

      “我妈咪可以帮你洗白白哦!”

      小笼包抬肉肉的手指,指了指下身。

      龙啸渊的脸瞬间挂满黑线。

      他转身打算离开卫生间,耳边传来小笼包稚嫩的声音,“伯伯,我说的是真的,我妈咪上得厨房,下得厅堂,生得了儿子,制得好香香,还打得过流氓,你错过就可惜了!”

      什么样的女人?生出这样一个奇葩可爱的儿子?他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    回头,盯着这个萌哒哒肉乎乎的小笼包,他薄唇微启,声音有些凉,“你妈妈急于脱手?”

      “不系,我妈咪很紧俏,排队追求我妈咪的人可多了,不过,你可以走我这个VIP绿色通道,保证巨划算!”小笼包小肉手叉腰,甩甩草盖头,露出一副信誓旦旦的小模样。

      小笼包暗想,虽然伯伯老了点,但总体气质不错。

      蹲下身子,龙啸渊那一双犀利的眸子一直盯着小笼包,什么也没有说,盯得小笼包浑身直乍毛,小嘴撇着道,“伯伯,你喜欢我?这可是犯法!”

      噗的,龙啸渊差一点吐血,一把抓过小笼包的小肉手,掏出笔,在小笼包的掌心直接写了一串号码。

      “赔我衣服,预约?!敝苯悠鹕?,龙啸渊准备走出卫生间。

      这时,小笼包的电话手表响起来,“咕咕,大公鸡起床了!”他立刻按了接听健道,然后对着龙啸渊的方向,做了一个嘘的手势,“妈咪,我在?!?

      几秒后,

      一道女人特有的高跟鞋音在男厕外响起,“有人吗?”楚橙站在男厕门口,眼睛开始焦急的张望,小笼包进去的时间太长了,会不会有危险?

      问了好几声,都没有反应,犹豫几秒,她咬牙快步走进男厕。

      女鞋音越来越近,龙啸渊的脸黑了又黑,马上打开一扇隔断门,身子迅速闪进去。

      看到儿子,楚橙的心终于放回原处,激动的一把揪住儿子的衣领质问,“尿泡泡要这么久?”

      “妈咪,你怎么和伯伯一个嗜好?都是老鹰抓小鸡?”小笼包的小脸被勒得微胀,不悦的抬手去拂楚橙抓在他衣领后的手。

      “哪个伯伯?”楚橙不由一愣,然后松了手。

      “就是那个不讲卫生的伯伯?!毙×玖丝谄?,眼睛朝四周看了眼,发现伯伯已经没有踪影。他喃喃着,“人去哪里了?动作这么快!”

      忽然,

      几道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骇得楚橙一怔,心道不好,有人来了。

      这里毕竟是男厕,如果有人看到自己,未免太尴尬了,想着想着,脸不由腾的一红。她正不知所措,机灵的小笼包一把拽住她的胳膊,扯着她推开其身后的一道隔断门……
  • 考古印证史书记载:曹操墓被拆到底谁干的? 2019-04-05
  • 搞市场经济轻松,让市场自己调节,管什么?不过到了别人不卖给你时,才明白什么是市场经济。 2019-04-05
  • 珠海银隆IPO终止,格力造车梦终结? 2019-04-01
  • “深海勇士”号总设计师胡震:“奋斗是科研人员的本分” 2019-03-15